三十四、懺悔發願

本專欄目錄

  1. 「往昔所造諸惡業,皆由無始貪瞋癡,從身語意之所生,一切我今皆懺悔。」如果說我是具格的禪師,那是因為在過去我不曉得自我懺悔過多少次。每個人都可能犯錯,但要緊的是發願:過去種種譬如昨日死,願我從今天起再度重生!


  2. 所謂修行,就是修正身口意的惡行,一個未能痛徹瞭解自己實乃潛藏地獄種子的學佛人,是永遠不可能會有真正的道行;反之,如果有人已經發現並且承認自己內心確實藏有許多無法自已的貪瞋癡念,那麼這個人對人才會有真正的包容,修行也才會「一步一腳印」真正踏實。


  3. 由「觀念」轉變為「性格」 ,從常識性的「話題」,落實到成為「生活的基調」,必須經過一連串的反省、懺悔、改進,再反省、再懺悔、再改進的歷程。


  4. 懺悔是決心斷除業力的誓言。無始以來,我們每一起心動念都不離貪瞋癡,只要懺悔心不強,業力就會一直跟著,無法斬斷。由於無始以來業力太強了,一次的懺悔通常是無力使業障清淨的;所以修定的人要有勇士上戰場一般的毅力,前仆後繼越戰越勇絕不退縮!在實際的修行上,儘管屢懺屢犯,但絕不灰心!並且每一次的懺悔都是夾帶著虔誠的向佛之念,以及對涅槃解脫永不絕望的信心!


  5. 修行人應在實踐中探求佛法真義,而不光是坐在沙發上討論真理。要省察潛伏心態,而不只是省察表相的言行。當對自己的劣根、習氣有所察覺時,就要好好自我喝斥鞭策、發願揚棄、再接再厲、百折不撓,這樣才算是勇猛心,不致經常在懊悔中度日。


  6. 有錯要積極地自我發露,向師友同修乃至大眾中自我批判;並且要將這一切放不下的慾念,讓它浮到表層意識上來,狠狠喝斥它、嘲笑它、修理它,否則,它將和你長相左右。


  7. 修行人應該懺悔,但不要懊悔。懺悔使人改過自新、重新做人;懊悔使人陷入罪惡感之中,無法從零出發,做一個新人。


  8. 我們過去曾經做過什麼不好的事,如果那件事我們已經懺悔過了,就不要再管它了,如果還沒懺悔過,就好好地反省一番。倘反省的結果,覺得過去的作為帶給自己痛苦,也帶給別人痛苦,那就懺悔:「往昔所造諸惡業,皆由無始貪瞋癡,從身口意之所生,我今一切皆懺悔。」而懺悔過了之後,就不要再受干擾,應繼續活在眼前一瞬,清醒地處理眼前的事情。


  9. 應行又能行卻未行,應斷又能斷卻未斷,則當於一盞茶之時間內自行懺悔,真心懺悔可使業障清淨、身心輕安;隨後令心住於不放逸,恆常行所應行,斷所能斷,則能迅速獲得四種無畏德——無畏非人、無畏大眾、無畏窮苦、無畏死亡。


  10. 古之行者大都默默無言,以三年的行履申明志節;今之行者即使屢次懺悔、再三發願,最後仍然只是空言。


  11. 做錯事不懺悔卻能安心,是無慚無愧的人。


  12. 慚愧心也使人「見賢思齊,見不賢內自省」;此外,慚愧心也使人柔軟,在正理公義之前,不致固執己見,而願隨順、隨喜地與人為善——而這具慚愧心的學人,倘若碰逢的老師果真是心離染著的大修行者,則學人知病知恥、從善如流的慚愧心,將會一次次地變為出離五蘊世間的道心和「上求佛道,下化眾生」的菩提悲願。


  13. 學禪本是自覺、自省、自修、自悟的事情,倘若沒有慚愧心也不知自我懺悔,對他說再多的道理也沒有用。


  14. 娑婆的眾生業力是十分強大的,儘管在善知識的調教下,有心朝正知正見的方向邁進,但統合與淨化六、七、八意識又談何容易,他依舊會經常生起貪瞋癡慢……等煩惱,此時,最重要的是懺悔發願——然後趕緊截斷前後從零出發,切不可掉入悔懊雜亂的泥沼中,如此他則將很快又回復清淨的心地。


  15. 人發願要具體,並且要循序漸進。例如經常打小孩,他就可以在朋友或在佛的面前發願說:「我某某從今天開始,如果再打小孩,我罰自己一個月不看電影。」如果你是個喜歡讀書的人,就發這樣的願:「如果我在背地裡批評朋友,我罰自己一個星期不能看書。」這樣的人,他的意志力會慢慢增強;但是注意的是,如果你違反本願的話,要依願而行。你不能在違背誓言之後,又不去履行你自己許諾的懲罰。


  16. 人應該是有潛力可以跳上「三萬公尺」高的——你們如果有這樣的宏偉大願,則所聽聞、理解的法要,自然就會迅即打入人格體之中。但可惜你們願力小,只想跳一公尺,所以一切有關佛法的知見只停留在腦袋堙C若有人願力極大、氣魄十足,發願跳上三萬公尺高,那麼生命力就會澎湃洶湧,經常會有石破天驚、聞即得度的悟境產生!


  17. 「是日已過,命亦隨減,如少水魚,斯有何樂?」修行人眼看今天又過了,但定慧卻未成,心中十分恐慌,懺悔之餘再度發願:自此刻截斷前後,從零再度出發。


義學與修證並重,方能為中國佛教注
入活水源頭,延續漢傳佛教之慧命。

[回「現代禪的教育」目錄]
[回首頁]